汤圆圆软绵绵

微博:汤圆圆软绵绵

一些毛#片!(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居然会违禁
微博:双鸭山山花油条

《不能说的大事》
我这么可爱
要是连我都举报
那人一定是变态
#我还挺适合rap

喜庆点,过不去的反正过不去,不如再来一屉包子吧

《我不是药神》是我最喜欢的那种作品,把最悲伤的事用喜剧讲出来。喜剧本来就很难,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难上加难,实在太了不起。


要是看完这部片还能不爱上王传君,可以说是不是人了

我真有个同学,看完《我不是药神》在朋友圈问:王传君演的哪个?

王传君亮相就妥帖,摘下三重口罩,冲程勇一笑,这一笑,十足诚意,毫无活力。这个笑容使我多年来困惑的“笑得比哭还难看”这个形容,终于有了具体的认识。

从这里开始,这个人物从登场好看到了落幕。

本片我爱上王传君的瞬间,(对不起我知道他的角色名字叫吕受益,叫王传君叫顺嘴了。)是病人去药企门口抗议,王传君坐在边上吃盒饭,有人把屎扔在李乃文(就是本片一号反面人物)和助理身上,王传君看到以后笑了,把吃光肉的鸡腿骨头扔了。

那个笑容太真实了:日子已经这么苦,还这么荒唐。绝望的人,就会在没什么好笑的生活里放大任何一点可笑的乐子,自救的反应。

那个瞬间,我知道王传君不是演这个人物,这个人物活了。



就是一个橘子,背后也有不可替代的理由

王传君的一个标志,是他那橘子。第一次见徐峥,就请他吃橘子。橘子伴随他到他故事的终点。

为什么是橘子?

吃了对身体好就不说了。因为化疗病人容易吐,闻见饭菜的味道就反胃,这时候会想吃点气味清新的东西,把想吐的感觉压下去。吃起来又方便。再加上橘子软,病人好消化,就跟粥比饭好消化一样,比硬的水果像苹果好消化。

而且橘子还便宜。车厘子也软,味道也好,也方便食用,一百块钱一盒。

那个从王传君传递到黄毛手中的橘子,不是为了充实人物而随便拿一个东西来做伏笔的。这么多条件综合起来,橘子几乎是具备唯一性的。

所以我实名督促身边的朋友都去看,承诺不好看就请喝冰阔落。

(当然是)我有十成把握,这么扎实的一部片,请喝冰阔落的风险,不存在啊!


要求别人做烈士可谓最便宜之事

上映这几天来,关于这部电影有一个批评愈演愈烈:人为制造药企和病人的对立,坏人全让药企做了,把批判止于药企逐利。

李乃文(一号反面人物)说了,药企“合理合法”。

药企的天性当然不是劫富济贫,洪七公的天性那才是劫富济贫。是,病人救命要靠格列卫,洪七公可研制不出格列卫。

但是不拍洪七公劫富济贫,不把批判止于药企逐利,外宾朋友们,这电影要怎么上映?

这部片妥协了,所以上映了,让很多人看到人间的苦和希望,了解大病病人的困境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的矛盾,讨论医保制度,动念头买重疾险,让这个社会比没有这部电影时更好了一点

把电影拍到不能过审或者要删到损害完整性才能上映,就能推动国产电影进步了?就能让治不起病的病人得到更多关注了?

现有的审查制度不变,却要求主创为了达到他理想中的深度而以卵击石,和现有法律法规不变却要求别人做洪七公(影片译为罗宾汉)不是差不多性质吗,都是要求别人做烈士啊?

愧对这个题材的又不是主创。是谁?那批评得这么深刻的人,自己不知道吗?


不是说笑比丧好,只是笑真的就很酷啊

王传君亮相是笑,临死前看到儿子是笑,最终出现在程勇的脑海中也是笑。以笑开始,以笑结束。

电影海报,也是大家一同大笑。

泪水不是《我不是药神》的目的。它想让你记住的都是人物的笑容。

如果一部电影应该有点什么意义,这就是我理解的它的意义。


我不准备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这世界上就是有很多过不去的。前阵子李敖去世,我才看到相关文章,才了解,狂傲如李敖,死亡于他也是很过不去的。(连他都修不好这门功课,我和心态放不平的自己就和解了一些。)但该笑还是要笑,该吃还是要吃,笑起来吃起来,要比没事人还起劲。

你看王传君,比程勇还能吃。

不是说丧不好,丧着也没有什么。不拿杨超越剧本的普通人,谁还没有走背字的时候了,谁还没为毕业房子对象孩子发过愁了。过日子不就那样,普通人没有那么多鸡血。

只是,走到片中人物那一步,你会知道,笑,是命运唯一留给你掌握的事

医生还能给你“要钱还是要命”两个选项,都还不算山穷水尽,问你“要”哪一个,就是有得选。绝境中的绝境是连选也没得选,像王传君故事的后期,没得治,有钱都花不出去,“要钱还是要命”,问也不会问。


天地不仁,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问鱼肉能有什么办法?鱼肉当然没有办法。

鱼肉不会笑,众生却还可以一笑置之。

天能让人病,让人死,却管不了人是笑还是哭。你尽可以让人病,让人死,但你看那个人,他死前最后一口气还是笑着的。

人活着,不就活这一口气吗。

当我们困于日常生活的琐碎与重复时,那种“老子不干了”的情绪:为什么要争这口气?有什么可争的?说到底还是很轻的。当然,不必面对生命的重是幸运,不是过错。

有一次我在医院走廊,看见有个病人家属向着日出的方向叩首,跪拜她心中的神,低声许愿。她未必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科学什么不是。她只是想要一点希望。

一口气,对她牵挂的人来说,就渺茫至此。


到了真正的绝境怎么办?

我要是有本事回答,早不在这儿写公众号了。我无法面对成败(主要是败),也无法面对生死(主要是死)。

但我是这么想的:这时候,你还笑,天就输了。



《我只在乎你》


1分58秒处 少爷与师父从未面世齐舞(不是


祝少爷永远意气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