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圆软绵绵

微博:汤圆圆软绵绵

喜庆点,过不去的反正过不去,不如再来一屉包子吧

《我不是药神》是我最喜欢的那种作品,把最悲伤的事用喜剧讲出来。喜剧本来就很难,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难上加难,实在太了不起。


要是看完这部片还能不爱上王传君,可以说是不是人了

我真有个同学,看完《我不是药神》在朋友圈问:王传君演的哪个?

王传君亮相就妥帖,摘下三重口罩,冲程勇一笑,这一笑,十足诚意,毫无活力。这个笑容使我多年来困惑的“笑得比哭还难看”这个形容,终于有了具体的认识。

从这里开始,这个人物从登场好看到了落幕。

本片我爱上王传君的瞬间,(对不起我知道他的角色名字叫吕受益,叫王传君叫顺嘴了。)是病人去药企门口抗议,王传君坐在边上吃盒饭,有人把屎扔在李乃文(就是本片一号反面人物)和助理身上,王传君看到以后笑了,把吃光肉的鸡腿骨头扔了。

那个笑容太真实了:日子已经这么苦,还这么荒唐。绝望的人,就会在没什么好笑的生活里放大任何一点可笑的乐子,自救的反应。

那个瞬间,我知道王传君不是演这个人物,这个人物活了。



就是一个橘子,背后也有不可替代的理由

王传君的一个标志,是他那橘子。第一次见徐峥,就请他吃橘子。橘子伴随他到他故事的终点。

为什么是橘子?

吃了对身体好就不说了。因为化疗病人容易吐,闻见饭菜的味道就反胃,这时候会想吃点气味清新的东西,把想吐的感觉压下去。吃起来又方便。再加上橘子软,病人好消化,就跟粥比饭好消化一样,比硬的水果像苹果好消化。

而且橘子还便宜。车厘子也软,味道也好,也方便食用,一百块钱一盒。

那个从王传君传递到黄毛手中的橘子,不是为了充实人物而随便拿一个东西来做伏笔的。这么多条件综合起来,橘子几乎是具备唯一性的。

所以我实名督促身边的朋友都去看,承诺不好看就请喝冰阔落。

(当然是)我有十成把握,这么扎实的一部片,请喝冰阔落的风险,不存在啊!


要求别人做烈士可谓最便宜之事

上映这几天来,关于这部电影有一个批评愈演愈烈:人为制造药企和病人的对立,坏人全让药企做了,把批判止于药企逐利。

李乃文(一号反面人物)说了,药企“合理合法”。

药企的天性当然不是劫富济贫,洪七公的天性那才是劫富济贫。是,病人救命要靠格列卫,洪七公可研制不出格列卫。

但是不拍洪七公劫富济贫,不把批判止于药企逐利,外宾朋友们,这电影要怎么上映?

这部片妥协了,所以上映了,让很多人看到人间的苦和希望,了解大病病人的困境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的矛盾,讨论医保制度,动念头买重疾险,让这个社会比没有这部电影时更好了一点

把电影拍到不能过审或者要删到损害完整性才能上映,就能推动国产电影进步了?就能让治不起病的病人得到更多关注了?

现有的审查制度不变,却要求主创为了达到他理想中的深度而以卵击石,和现有法律法规不变却要求别人做洪七公(影片译为罗宾汉)不是差不多性质吗,都是要求别人做烈士啊?

愧对这个题材的又不是主创。是谁?那批评得这么深刻的人,自己不知道吗?


不是说笑比丧好,只是笑真的就很酷啊

王传君亮相是笑,临死前看到儿子是笑,最终出现在程勇的脑海中也是笑。以笑开始,以笑结束。

电影海报,也是大家一同大笑。

泪水不是《我不是药神》的目的。它想让你记住的都是人物的笑容。

如果一部电影应该有点什么意义,这就是我理解的它的意义。


我不准备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这世界上就是有很多过不去的。前阵子李敖去世,我才看到相关文章,才了解,狂傲如李敖,死亡于他也是很过不去的。(连他都修不好这门功课,我和心态放不平的自己就和解了一些。)但该笑还是要笑,该吃还是要吃,笑起来吃起来,要比没事人还起劲。

你看王传君,比程勇还能吃。

不是说丧不好,丧着也没有什么。不拿杨超越剧本的普通人,谁还没有走背字的时候了,谁还没为毕业房子对象孩子发过愁了。过日子不就那样,普通人没有那么多鸡血。

只是,走到片中人物那一步,你会知道,笑,是命运唯一留给你掌握的事

医生还能给你“要钱还是要命”两个选项,都还不算山穷水尽,问你“要”哪一个,就是有得选。绝境中的绝境是连选也没得选,像王传君故事的后期,没得治,有钱都花不出去,“要钱还是要命”,问也不会问。


天地不仁,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问鱼肉能有什么办法?鱼肉当然没有办法。

鱼肉不会笑,众生却还可以一笑置之。

天能让人病,让人死,却管不了人是笑还是哭。你尽可以让人病,让人死,但你看那个人,他死前最后一口气还是笑着的。

人活着,不就活这一口气吗。

当我们困于日常生活的琐碎与重复时,那种“老子不干了”的情绪:为什么要争这口气?有什么可争的?说到底还是很轻的。当然,不必面对生命的重是幸运,不是过错。

有一次我在医院走廊,看见有个病人家属向着日出的方向叩首,跪拜她心中的神,低声许愿。她未必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科学什么不是。她只是想要一点希望。

一口气,对她牵挂的人来说,就渺茫至此。


到了真正的绝境怎么办?

我要是有本事回答,早不在这儿写公众号了。我无法面对成败(主要是败),也无法面对生死(主要是死)。

但我是这么想的:这时候,你还笑,天就输了。



《我只在乎你》


1分58秒处 少爷与师父从未面世齐舞(不是


祝少爷永远意气风发

还是希望你多得到一些俗气的东西

我朋友问我:

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用,还要坚持下去吗?

我没有马上回答。我们过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劈叉就是一碗鸡汤灌下去和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劈叉就是一碗鸡汤咽下去的年纪,知道不是说善意的鼓励就真的对当事人好,知道不是劝退就意味着你庸俗,知道普通人就是不牛逼,劝人再坚持一下容易,谁知道坚持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因为这几年,我也是失败者。各种意义上。我更不敢再把一个人劝到一意孤行的路上。当我想做一件事,别人劝阻我是不听的。但这些事,也没有成功(或许是智商的问题)。这种生活方式,我都没等来它收到成效那一天。况且,很多事不妨花时间,值得花时间,必须花时间,放弃其他所有可能性,又有什么值得宣扬的呢。

在我上大学的城市,有一家著名的书店,书店主人在我上学那时候五十来岁,未婚。那时候我蠢,问他怎么没结婚。他说缘分未到,错过了。现在我知道,平凡的人,稍加不慎,错过一生真的不稀奇,只是不幸运。

而放弃理想,也不是老天爷跟你约定,你放弃,我保你这辈子顺风顺水。放弃最想做的事情,做别的也不行,那怎么办。


我另一个朋友,思维方式非常工科,你对她提问,哪怕本质上不是一个问题,你提出一个困难,她一定想办法解决。比如“我怎么这么丑”,她绝对不跟你“你本来就很美”这一套,就是一句“打瘦脸针”,就是这么不爱废话。我告诉这个不爱废话的朋友,我和上文这个朋友丧气的对话,她立刻指出两条路:

梦想是挣钱还是读书。读书就去新加坡、香港,有奖学金。挣钱抓紧转行。程序员、运营门槛都不高,(程序员朋友别介意(没有程序员看你这个公众号),我们是指相较于量子物理之类学科的门槛。)可以自学入行,收入比文科生高得多。

她不仅指出这两条路,她连去哪里怎么自学都说了。道理我都懂,可我基于感性,不情愿开口劝一个文科生转去做程序员。不久前我朋友出于一片好心劝过我:放弃一切你想写的东西,专心写有传播性的东西。他说得如此之对。因为实力不够,被人劝说放弃一直以来用以定义自己的价值的感觉,我太了解了。


想了一会儿(可见反应确实不快),我找到了不情愿的依据。我一位朋友,年初聚会才知道,他近年经历过自杀失败。如今人生态度非常明确,斩断一切:不要为了生计为了现实妥协。死都死过了,我不妥协。Fuck it all. 

在退让的时候,就想想他。

偶尔想想就好。抛弃一切的人生态度酷是酷。但过于酷了。还是希望我的朋友多得到一些。名与利,爱情,这些俗气的东西,都多得到一些,先得到,再决定要不要抛弃。

我最终的结论是:再挣扎一下,再争取一下吧。




恩宠 1

杨梦

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天的前一夜,一个人在街头抽烟。

从第一部片开始,我就一直入围。没有拿过奖,已经习惯到一个颁奖礼,坐下来,给别人鼓个掌,回去。所以,奖,我不抱任何希望。但这一次我睡不着。

因为这一次,除了我,小河也有提名。

他根本不是演员,只是业余来帮我,抽空来表演一下的人,能得到最佳男演员提名。他的才华。

街上的小吃店生意还是很好,食客都在说笑。我想我也该去吃一碗双皮奶,或许吃完会比较睡得着。想到明天还要工作。幸亏明天还要工作,不得不赶紧去睡。

第二天起来,和小河吃早饭,他坐我对面,抬头冲我笑一笑,“你好像很累啊,没睡好?”

我想和他说:“不是的,我睡得很好,做了最美的一个梦。我梦见我们因为一种瘟疫被困在一个地方,我顺理成章地和你呆在一起。两个人在那个地方,走啊走啊,一直在一起。”

但我只是也笑一笑。

庄雁航

杨导小小个子,气势却很大,随便往哪儿一站,谁都看得出他是那个说了算的。我缩着背:“杨导,您好,我是小庄。”

之前沟通的邮件里我给他发过,说希望给他做一部纪录片,自带干粮。隔着桌子,我把简历推到他眼前。

“杨导,虽然我很想要这部纪录片展现最大程度的真实,但本质上它还是私人的。如果我们开拍以后,有任何您不想要它面世的片段,我绝不会让它流出去的。”

杨导看我一眼:“量你也不敢。”

我没忍住笑。

我大学毕业论文就是杨导的片子。那时候他和小河合作过四部片子,这四部片子就是他到那时为止职业生涯的全部。看完的没有不感概他太爱小河的。小河做点什么破事他都拍,好像都不带剪辑的。他拍小河吃饭,小河在镜头前面吃了将近二十分钟。

记者采访他,问他为什么这个镜头这么长,他回答这就是一种感觉,无法解释的。

我们影迷都猜,究竟这些片子是电影呢,还是情书。

所以见小河那天我很兴奋的。我期待活生生的他本人比影像中的他多出一种美,可以解释镜头长达二十分钟的美。

但他没有。

杨梦

对于我们两个而言,颁奖礼这种氛围是另一个世界。小河幸运,平时生活和这些人根本没有交集,而我不喜欢凑这种虚伪的热闹。他们隆重地在红毯上摆拍,互相吹捧,彼此祝贺,我只惦记和小河的散伙饭。

我们总归不是行为艺术家,不可能一直这么合作下去,小河有他的工作、生活,他也要过日子。所以当嘉宾说这届最佳男主角是小河的时候,我长长舒口气,劳他帮忙这么多年,总算可以给他一个交代,没辜负他。

小河上去第一句,“谢谢杨导。”后面说什么,我都没听清。

完美的结局。

庄雁航

小河给人的感觉就是满不在乎。

拍戏,不在乎,杨导叫他拍就拍了,本来也不是演员,平时另有工作。钱,不在乎,片酬是他和杨导那一套算法。他看谁,也是随随便便那么一看,他的眼神是自然地流淌,不会用力盯住你,也不躲闪。

他长得怎么样,他更不会在乎。

那时我二十出头,还不懂得这种自然是一桩幸运的事。后来我放弃梦想,当起了稳定的公务员,在漫长的无惊无险的日复一日中,不时想起小河的眼神。那眼神曾与我交汇。我才明白上天安排我去见小河的意义,是提早给我一颗糖,让我随后的生活无论怎样乏味,都知道人的另一种面貌,可以何等轻松甜美。


善良的才是厉害的,善良到底是无敌的

一年一度的奥斯卡时间。我朋友叶,在一部候选片都没看过的情况下,仅凭“仔细阅读了九部片的梗概”,就以玩女巫第一晚开毒盲毒到狼的准确,刀中最佳影片《水形物语》。我能说什么?下次复试先把梗概发给你你远程帮我把把关好吗兄dei。

回顾一下前情。本届影后,看起来就极端惹不起的麦克多蒙德,发表感言时谈到,好莱坞的每一个女性都应站起来,推动对于女性权益的保障。


(麦克多蒙德)

背景:好莱坞的性别平等并不比任何一个不及它光鲜亮丽的行业做得好。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现象十分普遍,例如常青剧《犯罪心理》,女演员不惜丢角色也要跟剧组抗议。

谈及此,麦克多蒙德大大方方地 cue 影坛张怡宁(并不是)梅姨大魔王:“如果你站起来,她们(女演员们)也会站起来的。”

作为一名女性,此情此景,很难不让我想到好莱坞的 #metoo 运动,和其中一些大拿的伪善(我并没有在说梅姨)。

据说是伍迪艾伦公子的记者罗南法罗,在《纽约时报》揭露一桩很多媒体压住不发的丑闻:好莱坞公关大手韦恩斯坦,是性骚扰惯犯。此人战绩包括帮助詹妮佛劳伦斯获封奥斯卡历史上第二年轻的影后。当然,新闻一出,往日与他合作亲密无间的人纷纷发表声明,就是国内明星拆CP时爱说的那句:我们不熟。


(罗南法罗)

为什么“据说是”伍迪艾伦的公子,答案在这里:这篇雄文灭了韦恩斯坦之后,引发连锁反应。曾被性骚扰、强奸(或未遂)的演员们站出来,讲述自己受害的经历,成为声势越来越大,大到这篇文章初初发表之际,谁都没预料到的 #metoo 运动。受害者比较有名的有《幽灵党》邦女郎蕾雅赛杜,主演《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的卡拉迪瓦伊等等,被曝光出丑闻而倒牌的,最典型的就是凯文史派西,《纸牌屋》安德伍德总统。

这运动发展到后来,其他行业、其他国家,都加入 #metoo 浪潮中来。曾涉嫌性侵养女的伍迪艾伦也被拉出来示众,和他合作过的演员们,回应说后悔接演他影片,将把片酬用于保护女性权益,包括因为《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喔不是,是《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而爆红的年轻演员甜茶查拉梅。伍迪艾伦的新片也被投资方放弃,不会上映,据称他的职业生涯也完蛋了。


(左为查拉梅)

追溯这个运动的源头,伍迪艾伦事业的终结者竟是他儿子,显得这是一部快意恩仇的大片,不是,显得伍迪艾伦当年真犯事了,天怒人怨,故此又有伍迪艾伦影迷说这不是亲儿子,是伍迪艾伦前妻仇恨伍迪艾伦,洗脑的结果。所以是“据说是”他儿子。


在这一场大型人设坍塌中,垮掉的包括但不限于:詹姆斯弗兰科(《灾难艺术家》),本阿弗莱克(蝙蝠侠)、卡西阿弗莱克(《海边的曼彻斯特》)兄弟,马特达蒙(《谍影重重》)疑似垮掉,也有人说他确实和韦恩斯坦不熟。以及熟练掌握女权发言,但凑巧都对韦恩斯坦性骚扰一无所知的女演员们。

好莱坞的舆论不像我们这里讲究德艺双馨,且每个专业的行业尊严很深,人设对演员帮助不大,收益不大就没有多少人去树人设。这里所说的人设不是为了片约、流量而树立的人设,而是具备一个常识健全的国家所要求于公民的公德的“人设”。他们的人设倒在好莱坞知道“要脸”,倒在这个国家的人捍卫这样一个共识:在实然的世界之上,有一个应然的世界,并且追求这个应然的世界是一份天然的职责。

我朋友 Suki (同时也是影评人)深深叹息:还有人设没倒掉的人吗?可能小李子是好莱坞最后的好人了。

那我当然就不服了。同志们,时穷节乃见,日久见人心*啊同志们。这场大浪淘沙,不是没有给我们留下真金,那就是爱德华诺顿啊!


(诺顿)


指控韦恩斯坦的受害者之一,萨尔玛海耶克(《弗里达》)说,韦恩斯坦在多次性邀约被拒绝后威胁杀死她,作为制片方提出诸多类似于大量重写剧本的借口,阻挠她拍摄《弗里达》,这部她投入太多感情,几乎是为她而生的影片。崩溃之时,是爱德华诺顿帮助她修改剧本,改到过关,使影片得以重启拍摄。


(海耶克)

未见他蹭女权热点、借女权涨粉,他却实实在在地力撑被侮辱被损害的女人坚持到事业完成。

海耶克说他是天使。我认为这不是种修辞。

我以前不认同“善良是一种选择”这个观点。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吧,“善良”并不是一种选择。它要成其为一种选择,首先你得有其他东西和善良放在一起供你选。比如说,你有美可以选,那么你可以说,在美与善之间,你选择了善。但普通人有多少人敢说自己是在美和善良,或者是在聪明和善良之间选择善良?更常见的情形是,它不是一个人的选择,它已经是一个别无所长的人最大的闪光点。

同样地,以真诚作为文章或是作品的优点,我会觉得这是在说它技术层面不行。掏出一颗真心写东西,就跟作弊一样。所有人都只是用技巧客客气气地写写的时候,你动真感情,那当然你打动人心啊。听到人说我真诚,我不会感到高兴:这不跟夸人是郭靖一样的?

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善良是(重音)一种选择,在某一种世道中,它是最昂贵的那个选择,普通的人都选不起。

我佩服过一些厉害的人。最后我长久地喜欢的,还真是那些善良和真诚的人。

厉害的人,有的我多看半本书就不再崇拜,有的都不用多看那半本,多上两天网甚至多过两天日子都发现他/她的厉害之处原来只是平平。一个人掌握的知识、技术是可以进步的,只要进步,总可以超越一些原来仰视的人。以一种知识为优势的人,当这种知识不再稀罕,优势就没有了。

而善良和真诚不会。善良和真诚永远稀罕,甘愿吃亏的永远是少数。当然能站到被你看到的位置,还保留着善良和真诚的人,本身都有大本事。

起善良的念头、说点宽厚的话容易,知行合一、言行一致地做难。Suki 说诺顿跟圈里的人处得不太好,不 care 这个圈。有时候不同流合污就是不合群。诺顿是什么人,处女作就提名奥斯卡最佳男配。一个人需要这样的天分与际遇,才能站着把原则给坚持了。坚持原则会失去很多机会,于平凡的人而言都可能举步维艰。


(诺顿《一级恐惧》)

做郭靖是要主角光环的。普通出身,普通天资,普通机遇,不幸手握原则希望恪守,一个不小心,就是郭靖旁边一句台词都没有就死掉的宋兵乙。

什么都普通,却还妄想遵从内心原则的同时拥有普通水平的生活,那只有下一番不普通的力气。


——

*注:以防万一——如果有考生朋友看我的号,请记得,所有我拼在一起看似对仗的句子,都,别,听,进,去。